蚂蚁彩票平台 pk10 pk10开奖 pk10 pk10开奖 pk10

从台湾模特之死看网络语言暴力为何屡禁不绝

2015-04-25 网络用语 超过 从台湾模特之死看网络语言暴力为何屡禁不绝已关闭评论

从台湾模特之死看网络语言暴力为何屡禁不绝:

台湾24岁模特杨又颖22日在家中轻生,留下的遗书中提及在工作上遭到霸凌,不堪网络攻击,消息曝光后让好友与粉丝震惊不已。4月23日,黑人陈建州、刘若英、杨丞琳、王力宏、徐怀钰、歌手郭静等众多明星都通过微博呼吁拒绝语言暴力,请有智慧的使用文字。杨又颖的哥哥也在23日召开记者会,正式公开她生前遗留下要给粉丝的话以及公开声明,希望藉由她的离开唤醒更多人正视、抵制匿名抹黑的歪风。杨又颖透过声明中表示,希望能透过自己的死告诉大家,“言语霸凌”的问题值得被重视,也不讳言很想知道过去网络上攻击自己的匿名抹黑者是谁。

从台湾模特之死看网络语言暴力为何屡禁不绝

网络语言暴力受害者不仅有台湾人也有大陆人,四川泸州19岁少年曾某在微博直播自杀过程,众多网友纷纷围观。该少年在微博上自杀实际就是想获得解救,但可惜的是遭遇到了网络语言暴力。个别微博用户用极其嘲讽的语气转发:“老板,加20串肉筋,10串板筋,再烤两个大腰子! ”。而类似“忍不住哈哈哈”的围观嘲讽不绝于耳,甚至大骂“你必须死”“到底死了没有”“赶紧死”等等。最终在网络语言暴力的推动下少年曾某还是走了。曾某并非是首位微博自杀遭遇网络暴力的人,2011年9月1日凌晨,拥有7万粉丝的湖北仙桃电台DJ奕扬在自己的微博上接连写下了5篇“生离死别”的文章,意图自杀。众多网友围观,却没有一人出来制止,相反点赞,嘲讽“你到底还死不死”等,最终这位年仅25岁的年轻DJ离世。

网络语言暴力并非中国独有。2013年9月,一位英国14岁少女因为不堪网络辱骂而自杀,她的不幸遭遇让包括英首相在内许多英国人都震动不已。早在2008年11月美国一名少年在互联网上以直播形式自杀,有1500人观看,并嘲讽他“是男人就要说到做到”。2008年韩国著名女星崔真实因为不堪网络谣言困扰,在浴室利用绷带上吊自杀,终年39岁。

网络语言暴力的定义:

是指以网络为基本载体,以语言霸权的形式通过直接或间接对他人使用谩骂、诋毁、蔑视、嘲笑等语言,造成他人人格尊严、精神和心理健康遭到侵犯和损害的行为。

网络语言暴力的成因:

普遍看法认为网络世界的开放性和虚拟性使对他人肆意的谩骂和攻击不受传统的监督和审查,随之而来的不受惩罚的心理暗示导致网民道德责任感和约束力减弱,人性中某些弱点暴露无遗。

面对网络语言暴力这一全世界公害,各国又是如何做的呢?

一、健全法律

1997年6月,德国联邦议院通过了世界上首部全面规范Internet的法律——《多媒体法》(德文简称IUKDG),该法目的在于保护用户公民权利和公共利益,以专门篇幅对网络服务商的责任、义务作出具体规定,还要求服务商不得链接或在搜索引擎中出现法律禁止的不良信息,违者最高罚款1.5万欧元。为对上网青少年进行保护,美国2000年底通过的《儿童互联网保护法》规定,公共图书馆都必须为联网计算机安装信息过滤系统,否则图书馆将无法获得政府提供的技术补贴。2010年,美国又通过了《将保护网络作为国家资产法案》,授权联邦政府在实施紧急状态的情况下关闭互联网。在日本,人们将鼓吹暴力的网络言论称为“网络犯罪预告言论”。在2008年日本“秋叶原杀人事件”后,尽管舆论对身处社会底层的罪犯有不同看法,但日本公众几乎都同意对“网络犯罪预告”进行即时监控和严厉惩处。

二、明确责任

早在1992年7月,韩国就成立了信息道德委员会;目前,韩国管理互联网内容的专门机构是隶属于信息和通信部的互联网安全委员会(InternetSafetyCommission,KIS-COM),该委员会的主要目标就包括阻止有害信息在互联网和移动网络上的流通,促进健康的网络文化发展。KISCOM的审查范围包括BBS、聊天室,以及其他“侵害公众道德的公共领域”、可能“伤害国家主权”和“伤害青少年感情、价值判断能力的有害信息”。在德国,联邦内政部总体负责网络监管,其直属的联邦刑警局下设机构“数据网络无嫌疑调查中心”,承担国内俗称的“网络警察”的职能。他们无需根据具体的嫌疑指控,有权 24小时不间断地跟踪和分析网络信息,以发现可疑的违法行为。

三、网络实名

作为互联网普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韩国也一直深受网络暴力言论之害,发生过多起轰动社会的网络暴力事件,例如著名女星崔真实因网络暴力上吊自杀、“狗屎女”遭网民“人肉搜索”精神失常、8岁“小鸟叔”黄珉宇被恶意攻击导致抑郁等。类似事件的涌现,引发韩国社会对网络伦理和网络暴力的热议和反思,推行实名制在社会上逐渐形成共识。

2007年,美国密苏里州审理了全球网络暴力“第一案”,在网上以暴力言论侮辱他人致死的主犯被判处3年监禁。正是为了应对这类匿名行为带来的伤害,《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以及其他一些美国媒体一度考虑要求评论者先注册,提供一定个人信息后再发表评论。但这也引发了美国社会关于“侵犯个人隐私”“限制言论自由”等的争论。因此美国暂未对网络实名作出强制规定,网络“实名”还是“匿名”仍作为网站经营者的自由。但实际上,美国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脸谱”和互联网“大牌”谷歌推出的“Google+”社交服务,都是实名制的实行者。

四、行业自律

鉴于网络的开放性和虚拟性,使得行业自律成为目前各国政府治理网络暴力言论的普遍做法。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企业多在政府引导下,建立起行业自律组织,通过制定行业规范、处理社会投诉、进行宣传教育等路径,在维护网络内容健康和保护公众利益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例如,英国对互联网内容进行管理时贯彻的就是一种“监督而非监控”的理念,通过网络观察基金会(InternetWatchFoundation,IWF)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nternetServicePro-vider,ISP)协会的合作,共同发表了题为《安全网络:分级、检举、责任》的文件,并以此作为行业自律的基础,鼓励业界建立道德及分级标准,便于公众知晓规避不良信息的方法。再如,法国相继成立了“互联网监护会”和“互联网用户协会”等组织,以及法国唯一的负责自我调节和协调的独立机构“互联网理事会”。德国也设立有“国际性内容自我规范网络组织”以确保网络内容的健康,尤其是对于未成年使用者。日本的行业自律体系更显完善,Internet行业制定了一系列行业规范,如《网络事业者伦理准则》,强调行业自律与法治相结合,使网络经营者的自律成为解决网络问题的重要渠道。

中国的做法:

中国除了借鉴上述提到其他国家的经验之外,也有自己的特色。比如充分利用各级团组织在青年中开展网络文明者愿者活动,倡导广大团员青年争当中国好网民,努力为弘扬网上主旋律、构建清朗网络空间作出更大贡献。线上集中传递网络正能量,线下宣传动员提升网络文明素养。

笔者认为应对网络语言暴力,除了要加强“硬”的方面的建设,还要做好“软”的方面的建设,这里“软”的方面是指人的观念。这里通过三个维度来阐述:

一、网站运营方要扬弃谩骂也是点击率的观念。

由于一些网站的编辑甚至是负责人中存在这种错误观念,无形中对于谩骂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例如某网就曾将“xxx赶出中国”当成热门话题进行重点推荐,推荐的理由无非就是该话题点击破千万了。虽然网站短期可以获得很高的点击率,但是从长远来看失去的人心和网站的逼格,是得不偿失的。最近一些网站被国新办约谈就是给了某些网站负责人一个明确的警告。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随着国家在互联网管理方面的加强,约谈还是轻的,不排除个别网站被处以巨额罚款,甚至被吊销互联网许可证。

二、言论自由不等于就可以肆无忌惮。

网上总有一些人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动辄对他人轻者嘲讽,重则爆粗,仿佛网络就像无法无天之地一样。言论自由也是有度的,一旦超过了度触犯法律也要承担责任。君不见秦火火,立二拆四等人不是已经进去了吗?难道你也想步其后尘吗?

三、作为网民要学会保护自己。

遇到网络语言暴力攻击,首先不要生气,气坏了自己只会让人看笑话;其次要充分利用自己的权利,要求网站运营方进行处理,如果网站运营方不处理,可以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再次,要磨练自己的心智,如果要想到互联网上玩,就要做好被网络语言暴力攻击的准备。只要有颗强大的心,你就可以在互联网世界自由驰骋。对于别人的话不要太当真,否则你会受伤。切莫不要轻生,要知道你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你的父母或者家人而活,你轻松的走了,有考虑过父母的感受吗?有考虑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种痛楚吗?

今年4.29首都网络安全日的主题是“网络安全同担,网络安全共享”,维护良好的网络秩序,人人有责。亲,为清除网络语言暴力,让我们行动起来吧!(张幂)

文章标签: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